NASDAQ Ticker : ATIF
 
DETAIL News detail

管金生:我恪守金融行业35年,毕生所学只有3句话

2016-07-14

管金生:我恪守金融行业35年,毕生所学只有3句话

新经济呼唤新资本市场

管金生

 

编者按:作为中国证券市场的奠基人,出生在解放前的管金生一直被金融界亲切地称为“中国证券教父”。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创办中国第一家证券公司——万国证券以来,年近古稀的管金生一直活跃在各大金融舞台,为新时代金融发展,倾智献策,孜孜不倦。

    日前,在“亚交所·拙见2016年首届金融论坛”上,管金生作《新经济呼唤新资本市场》,对新时期的金融管理、发展方向提出独到见解。

    我们秉恭敬意,专此作了钞录。以下是讲演全文。

 

   我和深圳可谓是缘来已久。

八六年,我作为第一批公派留学生在上海市委组办的振兴上海经济研究班任职,并有幸来深圳考察。

那时候,改革开放刚刚开始,各项事业百废待兴。到如今,深圳高楼笋立,涌现出一大批杰出的企业家和投资家。

日月如梭,光阴荏苒,深圳这座城市一步步见证和承载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对此我感到欣慰。

今天,借这个平台,正好可以跟大家讲一讲我近年来,对新时期金融发展的一些感悟。


新经济时代已到来

新金融改革正当时

 

1994年,随着邓小平书记的一声令下,中国的互联网时代正式拉开了序幕。

随着互联网技术,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技术,云计算技术、大数据技术和物联网技术的突飞猛进,以移动互联网为标志的新经济彻底改变了人类社会的发展轨迹,迅速而深刻冲击了原有传统经济的生态环境。

如果让我给新经济下一个定义,我认为他是共享经济:利用互联网技术整合闲置资源、共享海量数据、满足定制化多元化的经济活动的总和。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新经济进入快速成长期,并在2014年以来呈现井喷态势。今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中国要想成为世界经济的新引擎,必须推动共享经济的发展。

但是发展共享经济,必须要有适配的新金融体系,这也是我国政府一直在积极探索、孜孜奋斗的目标。

在中等收入陷阱的威胁下,目前我国的金融体制改革已进入深水区。现阶段改革的关键在于:能否调整好社会金融分配比例

 


中国金融改革,离不开这三点

 

1982年,我作为金融改革的拓荒者进入金融行业,后期转为金融观察员,在金融业坚守已近35年,我将毕生所学总结为三句话:


管金生:我恪守金融行业35年,毕生所学只有3句话


第一、让金融业回归第三产业的本位。

金融与实体经济的关系,可以比喻为仆人和主人。

虽然,金融产业对国家经济活动具有深刻的影响。

但究其本质,金融业并不直接创造价值,他是为工业农业服务的第三产业。

若放任金融业自由发展,会导致本应为实体经济输血的金融业扭曲为理财产品产业,导致金融行业“脱实就需”。

而一旦金融业脱离实体经济,GDP再高,也是虚胖。

 

第二,金融结构转型升级为整体经济转型之先。

怎么转?

转为新资本为主体的资本市场。

新资本又是什么?

既不是犹太资本和权贵资本,也不是英系商业银行资本和美系投资银行资本。新资本是以技术创新为导向的资本。

 

金融的结构性改革,应该用5-10年的时间将直接金融的比例从15%大幅度提高到50%以上。

2015年m2增长为13.3%,GDP增长却仅为6.9%,这体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货币超发且传导机制失灵。

超发货币去哪了?这部分资本没有进入传统行业,没有进入科技创新行业,更没有提高劳动者工资收入。

他涌入了理财产品和房地产行业。

这是不行的。

 

第三,金融改革应当:

以五大发展理念为指引,以金融业制度建设为中心,围绕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搞好顶层设计,打造新资本市场,重点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建设好中国新经济。

 

首先,我们要注意金融安全,提防因房地产及不良资产泡沫破灭而引发的系统性风险。

但另一方面,在金融安全的基础下必须坚定不移的金融体制的改革。

在顶层设计上,我们要勇于学习。美国向英国学习将直接金融比例大幅度提高在50%以上的金融体制,日本向美国学习自由企业制度为主的自由经济体制。中国金融改革,也要勇于学习,向强者学习,向对手学习。

最后,要规范互联网金融,引导p2p合法合规经营,扩大股权众筹试点地区。

在我看来,P2P是放的太开了,而股权众筹是收的太紧了。新资本要支持互联网企业的股权众筹、要支持股权投资基金这个行业,利用国际游资更好的服务国内外双向平行的并购基金。

 

谢谢大家。

 

(本文根据管金生论坛演讲主题整理,内容有所删减,未经本人审阅)